他是在世德国画家中身价最高的!却很谦逊,自称:除了艺术,一无所有~
http://www.socang.com   2020-09-15 16:44   来源:绘画部落

他的勇气和成功

是世纪之交艺术领域的一个奇迹。

但他本人却常在嘴边挂着口头禅:

我无知,我无能,

我一无所有。

他敢于在浪漫主义、照相写实主义、

抽象表现主义、抽象主义,

极简主义、构成主义和波普艺术

之间跳来跳去,

决不坚守自己的符号领地。

他不怕受众对他无法辨识,

毫不犹豫地变了又变,

他的勇气和成功是世纪之交艺术领域的一个奇迹。

2008年在伦敦苏富比,

他的一幅名为《烛》的油画

(Candle,1983年创作),

以1050万欧元成交,

使里希特成为

在世德国画家中身价最高的一位。

《烛》

他从来都和任何流派保持距离,

拒绝被俘虏定位。

他在科隆别墅区的大房子

被邻居们称为碉堡:

竟没有一扇窗户,

这正是他的性格。

  里希特出生于1932年的东德德累斯顿的一个中产家庭。和其他同代人一样,他的亲人被卷入到纳粹运动中。他的舅舅死的时候是一个纳粹官员,但他的姑姑则被关在集中营。严酷的观念和死亡困扰着里希特的童年,这可能是他终身厌恶任何方式的观念的原因。

  格哈德·里希特:用绘画处理人类情感

  1951年他开始在德累斯顿美术学院学习美术。他毕业作品是陈列在德累斯顿德意志卫生博物馆楼梯层间的大幅壁画。该作品展示其丰富天才,为他毕业后成为成功的自由艺术家打下基础。,他于1961年3月离开了德累斯顿,逃往西德。那年的秋天,他在杜塞尔多夫国立美术学院重新入学,毕业后都留在了杜塞尔多夫。

里希特是一位变化多端的艺术家

经常被人称为“变色蜥蜴”

因为他从来都和任何流派保持距离

拒绝被俘虏定位。

他拒绝理想完美、真实主观、构造色彩关系等

任何总结他表达模式的定义

认为风格是有粗暴含义的词

只有希特勒才有自己的风格

里希特在过去的40年内跳跃式地

变换着绘画风格和题材

法国报刊评论他的作品是

“分毫不差的德国风格”

无论是轮廓不明的速拍式家庭照片绘画

还是尖锐而具有飞速流动感的抽象绘画

都可以隐约地感到艺术家更多地依赖于内心直觉

表现出的绘画特征既精确细致

又与之保持距离的风格

他是画照片者,他说:“我做的,白痴都会做”

他生活规律,看重家庭

喜欢自然真挚、说话温柔的女人

1960年,在家乡德累斯顿的起居室内,里希特的妻子Ema与女友

里希特每天的作息都很规律,6时15分起床,为全家做早餐。7时20分带小女儿去上学,8时到工作室。下午1点,从工作室穿过花园回到家里。花园里的草是未经修剪的。他很自豪地指出这点,他说,即使是这些细小的地方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而不是偶然形成的。午饭后,回到工作室,工作直到晚上。“我的生活通常都是有严密的安排”,他解释道,“唯一变化的只是比例。”

  里希特曾有3次婚姻,生有3个子女。他的首任太太为他生了一个女儿。20世纪70年代中叶他遇到了Isa Genzken,他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们1982年结婚。

  两个有强烈个性的艺术家之间的婚姻的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前任妻子非常有个性,有竞争性,这对我们两者而言都很难相处。”

  于是,1995年,他和第三任妻子扎比内·莫里茨生活在一起。她是一个美丽的、自然真挚的、说话温柔的女人,她打理着里希特的严格作息生活,抚养他们的两个孩子。

  这位明星画家给人以十分庄重和严肃的印象:满头的灰白色短发,没有任何绯闻,不事张扬。他不介意别人批评他保守主义,他看重家庭、道德、天主教。虽然抗拒所有形式的祈祷,仍然虔诚相信基督拯救人类的希望和艺术的力量。

这位冷静沉稳自我反省式的油画家

没有大张旗鼓的宣言与盛气凌人的魅力

只有一如既往、天天如此的绘画实践

“我相信绘画”。

作为当代艺术的标志性人物,

至今还以他多变、

多产的作品影响着世界艺坛。

访谈

格哈德·里希特:漫长的一天

罗伯特.斯托尔(Robert Storr)(美国批评家,策展人,耶鲁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

斯托尔:你是如何开始画画的?

里希特:当我还小的时候,15或16岁,我画水彩画、风景和自画像。我记得我作了一幅一群人在跳舞的画。相当不错的一张。

斯托尔:它在你的记忆中为什么特别清晰?

里希特:因为我在年轻时很消极。我搬到一个新的村庄,然后,自然而然地我成了外来者。我不会说那里的方言,等等…我在一个酒吧里,看着别人跳舞,我很嫉妒,很难受,很烦恼。所以这幅水彩画包含了我16岁时的所有愤怒。这和我写的诗一样很浪漫,但很苦很虚无,就像尼采和赫尔曼.黑塞一样。

斯托尔:你的家人支持你画画吗?还是都是暗地里的,个人的?

里斯特:暗地里的。也许我的母亲赞同。她有点疯狂,所以她认为这个孩子有点天分。

里希特:就像其他画家那样的,像洛维斯.科林特(Lovis Corinth)和拉斐尔,等等…一位著名的画家。(笑)

斯托尔:但你不是在毕业后不久接下了一个壁画的项目吗?

里希特:当我在最后离开美院时,是的,我画了一幅巨大的壁画,主题是在社会主义天堂中的健康与幸福。

斯托尔:你在创作中使用到素描或模特吗?或者出去写生?

里希特:我总是在实物面前绘画,从来不用复制品。

斯托尔:所以你从来不用照片来进行绘画的这种小把戏?

里希特:没用过,除了有一张画;我离开的一年前,画着游泳者的。

斯托尔:然而没有人发现?

里希特:我没有展示。

斯托尔:当你和Konrad Lueg以及Sigmar Polke最初把自己定位为德国艺术家时,你处于怎样的状态中?你对抗的是什么?在1962年或1963年的德国,作为一名年轻艺术家是怎样的?

里希特:我们沉浸在希望之池中。我们想,“我们就做吧。”其他的都无所谓,首先,那时的法国和美国艺术家都买得很好,价钱非常非常高。这不是个话题。我们很年轻。德国老艺术家如Nay和Georg Meistermann都不是很有名而且也不受欢迎。他们的作品都不贵,而我们觉得这是应该的,因为他们都很愚蠢。

斯托尔:尤其在1960年代晚期1970年代初期,不画画的压力在德国比美国还大。你在那个时候是怎么处理的,当所有人都说绘画已经死亡了?

里希特:我不相信这些。但,就某种意义上,这我对来说是很熟悉的,因为我知道文化要终结了,绘画不能再做什么了。而作为一名德国人,我非常熟悉没有价值的概念。所以,绘画没有价值,我没有价值,然后还有其它的一些东西都没有价值。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相信。我相信绘画。

斯托尔:在学院里,你被主要以创作行为、装置或观念等等的艺术家包围,是吗?

里希特:不是那么多人。Blinky Palermo,、Polke 和Lueg,我们都在画画,虽然Lueg 画的不多。但当时在做行为的人都挺傻的,当然其中也有例外,像波伊斯,其他人都是因为流行,所以也没问题。

斯托尔:你和博伊斯的关系如何?就他把艺术当成社会机制的观念而言。

里希特:我一直都是怀疑他的。

斯托尔:就他的艺术还是整体而言?

里希特:他的社会性是绝对愚蠢的,艺术方面也半真半假,差不多是个骗子。但在那个时候他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趣的,非常吸引人,是唯一可以认真对待的对手,可以较量的人物。

斯托尔:博伊斯拥有那么压倒性的性格,那么当时,你和Palermo以及Polke又是怎么应付他的呢?

里希特:Polke有一个很好的策略。他开他的玩笑。而且他到现在还是这样。至于Palermo,就没那么容易了,因为他有点弱,他无法捍卫自己。博伊斯有时会欺负他。他会说,“Palermo,过来!”,这让我非常愤怒。尽管如此,Palermo有自己美丽的绘画信念,就像个天堂,唯一理想的世界。

斯托尔:你和他有共同性吗?你是否把绘画看作是理想世界?

里希特:嗯,但我把它看得更现实,不会和下半辈子有那么大的对比。他的生活很疯狂,吸毒等等,所以这和绘画有很大的对比。然而,我确实不是这样的,我比较逻辑。我很正经所以我的绘画也很正经。(笑)地面很干净然后绘画也很干净,你知道的。过去,我们要把艺术当成一种平静的抗议。因为只有现代艺术拥有权力。吉尔伯特和乔治作了一些古典的,或新古典主义的东西,而我和Palermo要展现一些严肃的东西。就在这时我们和Polke的友谊决裂了。

斯托尔:因为某个事件?

里希特:不是,是整体上。有趣的是我上个月在Baden-Baden碰见他了。这是自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若干年后。他问好,然后我们开始聊绘画。

斯托尔:你和Polke之间发生了什么?

里希特:我们非常密切,拥有同样的想法,一起工作、展出、等等…但最后还是分开了。

斯托尔:为什么分开?是因为你们都有自己的方向还是因为真正的分歧?

里希特:噢,不,不是因为分歧,只是生活,他吸毒,我不吸毒,就这样。然后你知道,如果吸毒,你身边将会出现很多奇怪的朋友,他继续狂野并愤世嫉俗的…快乐的(笑)。

里希特:对于具象绘画,我知道得很多。我对它的效果有非常清晰的概念,但,实际上它很少出效果,或者说达到那张图像。比如,我总是希望作一张非常细致的绘画,但我几乎从来都做不到。

里希特:清晰并尖锐的,能与维梅尔媲美的。模糊的地方通常是一种“紧急屠杀”。(笑)在最后是很紧急的。为了让图像在某些方面看上去迷人,我把它模糊了。

里希特:绘画是唯一让我积极的东西。虽然,我把其它事情都看得那么消极,但至少我在绘画中能够找到希望。至少,它能让我继续前进。

更多作品欣赏

Sekret?rin – Secretary, 1963

Offset-Multiple on cardboard

13 2/5 × 11 3/5 in

34 × 29.5 cm

Rehgeh?rn, 1965

Oil on plaster on wood

11 4/5 × 5 9/10 × 9 1/10 in

30 × 15 × 23 cm

Elizabeth I, 1966

Blue-grey Offset print (printed out of register) on lightweight card,

27 3/5 × 23 2/5 in

70 × 59.5 cm

Sheet Corner , 1967

Original Hand Signed, Dated and Numbered Offset Lithograph in Colour on Thin Cardboard with Granulated Texture

9 3/10 × 6 9/10 in

23.5 × 17.5 cm

Mao, 1968

Collotype in black violet on white carton

33 × 23 3/10 in

83.9 × 59.3 cm

Window, 1968

Oil paint on canvas

78 3/4 × 158 in

200 × 401.3 cm

Kleiner Liegender Akt, 1967

Oil on canvas

Atelier, 1968

Offset lithograph

Halfmannshof, 1968

Offset lithograph

19 3/10 × 21 7/10 in

49 × 55 cm

Seestück I (Seascape I), 1969

Offset lithograph

Heiner Friedrich, 1970

Offset lithograph

Vermalung grau, 1971

Oil on cardboard

15 2/5 × 15 3/5 in

39.2 × 39.7 cm

Landscape I | Landschaft I, 1971

Original Hand Signed, Dated and Numbered Landscape I | Landschaft I in Colours on thin wove Paper

19 7/10 × 15 7/10 in

50 × 39.9 cm

Verkündigung nach Tizian, 1973

Oil on Canvas

49 1/5 × 78 7/10 in

125 × 200 cm

Gilbert & George, 1975

Oil on canvas

19 4/5 × 15 9/10 in

50.3 × 40.5 cm

IV. 1978 - Studie für ein abstraktes Bild, 1978

Acrylic on cardboard

12 1/4 × 18 1/2 in

31.1 × 47 cm

Abstraktes Bild (447), 1979

Oil on canvas

19 7/10 × 21 7/10 in

50 × 55 cm

Sekretarin (1964) - Hand Signed, ca. 1979

Offset lithograph postcard. signed in black marker. unframed.

4 1/10 × 5 4/5 in

10.4 × 14.7 cm

Eis (1973/1981), 1981

Lacquer on card used as jacket for Richterchr(39)s artists book chr(39)Eischr(39)

7 3/4 × 17 in

19.7 × 43.2 cm

Kerze I (Candle I), 1988

Offset lithograph in colours, on offset paper, the full sheet.

35 1/5 × 37 1/5 in

89.4 × 94.5 cm

Gegenüberstellung 2, 1988

Oil on Canvas

44 1/10 in

112 cm

Ohne Titel (4.1.89), 1989

Oil on photograph

5 × 7 in

12.7 × 17.8 cm

Abstraktes Foto, 1989

Gelatin silver print on coated paper.

Kugel I (Sphere I), 1989

Polished stainless steel

3 1/8 × 3 1/8 × 3 1/8 in

7.9 × 7.9 × 7.9 cm

Untitled (16.3.89), 1989

Oil on photograph

3 9/10 × 5 9/10 in

10 × 14.9 cm

2.5.89, from 2.5 - 7.5.89 Sechs Fotos, 1989

Gelatin silver print

13 3/4 × 20 in

34.9 × 50.8 cm

Betty, 1991

Color offset print on cardboard, mounted on plastic board, in frame

50 1/4 × 40 in

127.6 × 101.6 cm

Kassel, 1992

Offset print in colours with glossy nitro varnish and unique overworking in black and white lacquer, on offset paper mounted to card (as issued), the full sheet

6 3/10 × 9 3/10 in

16 × 23.5 cm

Untitled, 1992

Varnish over colour photograph on Kodak paper

5 9/10 × 4 1/10 in

15 × 10.5 cm

Orchidee II (Butin 103), 1998

Color offset lithograph, on white cardboard mounted between Plexiglas plates

Ubersicht (Butin 93), 1998

Offset lithograph

32 3/5 × 26 9/10 in

82.8 × 68.2 cm

Ubersicht (Butin 93), 1998

Offset lithograph

32 3/5 × 26 9/10 in

82.8 × 68.2 cm

War Cut II, 2004

Oil on artistchr(39)s linen book

10 1/5 × 8 7/10 × 1 in

26 × 22 × 2.5 cm

Waldhaus (House in the Woods) (P18), 2004-18

Giclée print on paper mounted on aluminium

55 9/10 × 38 3/5 in

142 × 98 cm

Mustangs, 2005

Laserchrome paper (Diasec) behind Antelio glass

34 3/5 × 59 1/10 in

88 × 150 cm

Graphit, 2005

Colour silkscreen on offset on laid paper

Fence, 2010-2020

Giclée print, numbered

10 3/5 × 14 in

27 × 35.5 cm

Ella, 2014

Digital Fine Art print on paper

21 1/2 × 17 3/10 in

54.5 × 44 cm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艺术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7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