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破天青 钧窑天青釉花盆现身嘉德秋拍
http://www.socang.com   2018-11-12 11:53   来源:中国收藏网

 

 

  嘉德秋拍“供御—宫廷瓷器及古董珍玩” 

  11月20日(星期二) 晚上 8:30 

  嘉德艺术中心拍卖厅 B厅 

  2018年秋,中国嘉德瓷器与古董珍玩部将于本次秋拍呈现拍卖史上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官钧”:钧窑天青釉花盆。敬迎诸君。

  Lot 2318 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 

  高: 18.5 cm 口径: 20 cm 

  底刻:“六”字(已磨)、“建福宫凝晖堂用”。 

  来源: 

  1、Frank Caro (弗兰克?卡罗,卢芹斋继承人), 美国; 

  2、Arthur. M. Sackler (亚瑟?M?赛克勒), 美国; 

  3、Eskenazi (埃斯肯纳齐), 英国。 

  展览: 

  1、1965年,哥伦比亚大学,纽约; 

  2、中国艺术3500年:亚瑟?M?赛克勒藏中国陶瓷,1987年, 以色列博物馆, 耶路撒冷; 

  3、钧窑,2013年, 埃斯肯纳齐,伦敦。 

  出版: 

  2013年, 埃斯肯纳齐《钧窑》, 页 86。

Lot 2318(底足)

  此件钧窑天青釉花盆通体呈现天蓝色调,色泽莹亮,唯器腹及内底晕出淡淡紫红彩,宛如秋日细雨过后的天空,将将近落日时,初泛起晚霞。花盆器底有两种刻印,一为在入窑烧制前刻上的“六”字款(已磨),另一为乾隆时期后刻的“建福宫 凝晖堂用”殿阁款。这相距300余年的两个刻款,代表了这件花盆与明清两代紫禁城不可分割的关系。

Lot 2318(釉面)

  钧窑瓷器产于河南省禹州,其品种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以盘、碗、碟等为代表的实用钧瓷。另一种则为钧窑花器,一般称为陈设类钧瓷或“官钧”,以表明其宫廷用器的身份,本次秋拍的这件天青釉花盆即为此类。陈设类钧瓷的釉色较普通钧瓷玻璃质感更重,更加莹亮。陈设类钧瓷紫红彩的呈现方法与普通钧窑将铜元素点画在釉面的方式不同,窑工将铜元素融入到陈设类钧瓷的釉料中,与泛天青色的釉料交替涂抹于器身之上。这种制作工艺,使得陈设类钧瓷上的紫彩如泼墨一般与天青色完美的交融。

《明人十八学士图》(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陈设类钧瓷作为花器使用的例子在明代的宫廷及文人画中时有所见。现藏于台北故宫的《明人十八学士图》为唐太宗时期十八学士故事类题材的衍变图式。此组《明人十八学士图》四幅连作,分为“琴”、“棋”、“书”、“画”,展现出文士“四艺合一”的艺术修养与高雅志趣。“琴”图像展现的是抚琴前,小童将古琴从琴包中取出的时刻。

《明人十八学士图》(琴) 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可以想象,在这幅图像记录的时刻的少顷之后,褐袍文士将伴随着面前香炉的袅袅烟雾,与友人共享琴音绕梁。而在他眼前的,则是提前布好的最精妙奢华的景致:两只孔雀在种于天青釉花盆的松柏间踱步,旁边则是由山石和牡丹组成的盆景,以及植有菖蒲的钧窑玫瑰紫釉花盆。

吕纪、吕文英绘《竹园寿集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的吕纪、吕文英绘《竹园寿集图》中,也可见到种植着菖蒲的钧窑花盆的例子。据此画序文及题诗可知,时吏部尚书屠滽、户部尚书周经、御史佀钟三人同值六十寿辰,诸僚于周经宅院置酒庆贺,绘此图以记其事,作图者是吕纪、吕文英二人,绘于明弘治己未(1499年)。长卷开篇处即可见两只钧窑天青釉花盆,与本次拍卖的花盆的器型相同,内植有山石和菖蒲,组成两个小型盆景。

Lot 2318

  菖蒲最迟至宋时,因其“不假日色,不资寸土”的特性,已经成为文人雅士心中“书斋左右一有此君,便觉清趣潇洒”的植物。本次拍卖的这种尊式钧窑花盆,在明清两代宫廷及文人绘画中,内种植物均为菖蒲。再加之花盆体积较为小巧,想来与置于庭院中相比, 此种花盆更应为文房室内用,正如上述两幅画作中描绘的一样,只有在特别的文士庭院集会时,才会搬至室外,增添情趣。

钧窑天青釉花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现在可见的,与本次拍卖的钧窑花盆同器型且同刻“六”字的例子有五例,其中三例为天青釉,另外两例为海棠紫釉。天青釉例一,与本次拍品于2013年共同展出于埃斯肯纳齐(Eskenazi)亚洲艺术周钧窑大展;例二,大维德(SirPercival David)于1937年购自山中商会,现展于大英博物馆;例三,底刻“建福宫 敬胜斋楼下用”,是除本次拍卖的钧窑花盆外唯一一件刻有殿阁款的“六”字款尊式花盆,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Lot 2318(底足局部)及 玫瑰紫釉四方式花盆(底足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另两例海棠紫釉的,分别保存于哈佛大学赛克勒美术馆,及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公私收藏中,刻有“建福宫 凝晖堂用”的钧窑花盆,仅有一例,为一玫瑰紫釉四方式花盆,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建福宫花园平面图

  花盆底部的两行后刻款——“建福宫凝晖堂用”——阐明了他与清代宫廷的关系。建福宫西花园是古代汉族园林建筑之精华,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不仅为其作了大量诗赋,并将众多自己喜爱的珍宝玩物存放此处,后来在决定兴建宁寿宫乾隆花园时,还下令以建福宫花园作为蓝本加以仿制。可惜在宣统皇帝溥仪搬出紫禁城的前夕,花园遭焚,仅剩下了蕙风亭和一片山石瓦砾。凝晖堂为建福宫西花园建筑群中的一座,周围有敬胜斋、碧琳馆、延春阁等建筑。

建福宫现貌 局部

  乾隆皇帝酷爱收藏,其一生收藏的书画作品数不胜数。在其执政的六十年中,他曾为了自己的古代书画收藏,变更了三座紫禁城的殿阁名称:一为养心殿的“三希堂”、其二则为建福宫花园内静怡轩的“四美具”、其三就是同在建福宫花园的凝晖堂中的“三友轩”,这三间房中贮藏有乾隆皇帝书画收藏中最重要的十幅。除乾隆皇帝日常居住的养心殿外,独存六幅画作的建福宫花园在他心中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

凝晖堂现貌 局部

  查阅全世界公私收藏,紫禁城内放置陈设类钧瓷的地点有三:建福宫、养心殿、重华宫。重华宫原为明代乾西五所之二所。弘历为皇子时,初居毓庆宫,雍正五年(1727年)成婚后移居乾西二所,雍正十一年(1733年),弘历被封为“和硕宝亲王”,住地赐名“乐善堂”。弘历登基后,此处作为肇祥之地升为宫,名重华。陈设类钧瓷在紫禁城内的指定摆放地点,分别为乾隆皇帝为皇子时的旧居,登基后的住所,及为帝时的私人花园,这些花器在乾隆皇帝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钧窑天青釉花盆来源图示

  围绕着这件花盆有着太多的传奇,钧窑、北宋、明初、乾隆、建福宫、卢芹斋、塞克勒、埃斯肯纳齐。此件流传有序的钧窑天青釉花盆最早的记录是美国纽约的Frank Caro,他自己或许不是很为人熟知,但他却是鼎鼎大名的古玩商卢芹斋的继承人。塞克勒无疑是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他对宋瓷情有独钟,钧窑更是他收藏的重点。1987年在以色列耶路撒冷,这件钧窑花盆出现在塞克勒收藏大展中。时光飞逝,2013年英国著名古董商埃斯肯纳齐举办了重要的钧窑大展,本次拍卖的天青釉花盆荣登了大展出版物的封面,其重要性可见一斑。篇幅有限,围绕着这只钧窑天青釉花盆的故事,请静待下文。 

  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预展 Preview 

  11/17-11/19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拍卖 Auctions 

  11/20-11/24 

  嘉德艺术中心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嘉德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0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