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曾国贵族墓地之谜
http://www.socang.com   2020-05-25 15:36   来源:北京日报

  2020年5月5日,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揭晓,其中包括“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黑龙江饶河小南山遗址”等十大考古发现。这些考古遗址对不少朋友可能会比较陌生,但其中“湖北随州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还是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因为湖北随州的曾侯乙墓实在太有名了。那么,这个枣树林曾国墓地有什么考古发现,墓主曾国贵族和曾侯乙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主嫁妆解开古国之谜

  曾侯乙墓于1978年发现于湖北随县(今随州市曾都区)擂鼓墩,除了大量精美成套的青铜乐器震惊世界外,曾侯乙墓还为未来的曾国考古确定了坐标。之后的四十多年里,随州、枣阳一带不少曾国遗址被发现,在枣树林春秋曾国贵族墓地之前,就已有三处跻身本年度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分别是2011年的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侯墓地、2013年的随州文峰塔东周曾国墓地和2014年的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

  这三次考古发现的意义都非常重大。叶家山曾国墓地系西周早期墓葬,其中有曾侯谏、曾侯犺墓葬,出土的曾侯犺铜簋上称其父亲为“南公”,大约南公是曾国始封国君,而实际就封的是曾侯谏、曾侯犺兄弟,这证明曾国在西周初年就分封在随州;文峰塔墓地则横跨春秋中期至战国中期,出土曾侯与编钟上再次强调始祖为辅佐周文、武王的“南公”“伯括”;郭家庙墓地为两周之际墓葬,其中有曾伯陭等三位曾国国君的墓葬。

  枣树林墓地与文峰塔、汉东东路等同属义地岗墓群,在时间上又比文峰塔偏早,填补了春秋中前期曾国的考古空白。枣树林墓地墓主为曾公求夫妇、曾侯宝夫妇与曾侯得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曾侯宝夫人墓,其中出土了一套青铜器编钟、一件青铜缶与一件青铜匕,透露出曾侯宝夫人的身份,从而揭开了从曾侯乙墓发掘以来四十余年的一个大谜团:曾国到底是不是随国呢?

  曾国贵族似乎特别热爱音乐,作为曾侯乙的先人,曾侯宝与夫人墓中均发现了编钟。曾侯宝夫人随葬的编钟,上面有大量的铭文,其中写道自己是“余文王之孙,穆之元子,之邦于曾”,之后又说到“余小子加嬭(芈,[mǐ])曰”。整理者以前面这段为曾侯宝自叙,认为曾侯宝是周文王的后代、曾穆侯的长子;而后面这段为曾侯宝夫人自叙,曾侯宝夫人叫加芈;联系到青铜缶上的铭文“楚王媵随仲芈加缶”看,曾侯夫人当为楚国二公主,可称“芈加”或“加芈”。

  芈加墓的发现,证明了曾国与随国的确是一个国家。随仲芈加缶是芈加出嫁到随国时,楚王为她铸造的一件媵器(嫁妆);芈加又称“随仲”,“仲”表示的是她在家庭的排行,而“随”在称呼一般代表父亲或丈夫的国家和氏族。芈加来自楚国,那么随自然是夫氏,那么曾国当然就是随国。“芈加编钟”则是她来到曾国后,以自己口吻铸造的;“文王之孙,穆之元子”当为芈加本人叙述,指出自己为楚文王后代、楚穆王最大女儿的身份。

  

  价值连城的政治联姻

  周朝婚姻讲究“同姓不婚”,周天子是姬姓,曾侯作为周天子的旁支,也是姬姓,所以他们之间不能通婚;而楚国是芈姓,所以楚国与曾国是可以通婚的。春秋前期,楚国极力学习周礼,迫切需要与姬姓国家通婚。但当时楚国与广大诸侯为敌,大部分姬姓国家也不会与它通婚。曾国既然愿意与楚国通婚,关系应该不错。确定曾国就是随国之后,我们就能将曾国考古发现结合随国史料,“修补”出一段不为人知的周代历史。

  如曾侯与钟所述,随国的始祖是“左右文武”的南公伯括,这个人物一般认为就是文献中的周初名臣南宫适,他与周天子是同一个祖先;大概周成王时,周天子为了抵御淮夷,将南宫适等一批宗亲贵族分封到汉水东北一带,其中南宫适的曾国实力最强,成为周朝在南方的屏障。曾侯终西周时代对周天子忠心耿耿,周朝的南方相对北方太平得多。然而随着春秋前期楚国的崛起,这样的局势终于改变了。

  公元前706年,楚武王进攻随国,被随国大臣季梁看破战术而未能得逞;但随侯却宠幸奸臣少师,结果在两年之后的速杞之战中被楚军大败,之后随国被迫与楚国签订和约。不过,随侯却并未真心归附,还与郧国谋划楚国。公元前690年,楚武王再次攻随,尽管当时楚王病逝军中,但大臣们秘不发丧,随侯不明就里,只能再次求和。公元前640年,随国再次背叛楚国,楚成王出兵又一次征服随国,随国才完全沦为楚国附庸,再也没有背叛。

  尽管楚国灭国无数,但却偏偏留下随国在卧榻之侧。其首要原因,可能正是楚国需要一个可以通婚的邻居,而随国又尊崇周朝礼乐。在这样的情况下,随国社稷得以保留。之后楚穆王将第二个孩子,也就是长女芈加嫁给曾侯宝;而芈加的兄长,正是一代霸主楚庄王。正是因为有兄长的撑腰,所以芈加在随国的地位也非常尊贵,以女性口吻在芈加编钟上记录了长篇铭文,这在周代金文材料中是罕见的。

  楚国对随国的庇护,后来居然也救了楚国。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攻入楚国都城,楚昭王逃奔随国,随侯顶住压力,没有交出楚王,楚昭王得以复国;公元前494年,随侯还参与昭王攻打蔡国。所以后来曾侯乙去世时,昭王之子惠王还铸钟随葬。战国初年曾国也有公主“曾姬无卹”嫁给楚声王,有一件她的“曾姬无卹壶”出土于楚幽王墓。出土最晚的曾侯丙墓已经到战国中期,而随国最后的灭亡,大概要到公元前278年的秦将白起席卷江汉。

  总之,枣树林曾国贵族墓地入选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实在是实至名归;它不但解决了长达四十年的“曾随之谜”问题,也为我们修补出了一段失落的先秦古国史。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曾国贵族墓地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4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