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黑天鹅”之后,拍卖市场迎来井喷还是持续探底?
http://www.socang.com   2020-03-09 11:18   来源:雅昌艺术网

香港会展中心2020年春天比以往都要安静

  把时间抢回来,把损失补回来。

  疫情之下,生产力已在有序的恢复中,但对于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而言,2020年显然是不好过,并且有可能是一次颠覆性的变化。

  “估计2020年上半年拍卖业务不会有真正的启动”,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说到。

  先来算一笔损失的时间账。

  香港作为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风向标,第一季度的拍卖除了香港蘇富比尚未宣布延期举行之外,中国嘉德香港、香港保利、佳士得香港三月首拍等相继宣布延迟。

  大陆地区的拍卖以往春节前后是2020年春拍征集的重要时期,此次疫情全国数个城市宣布一级响应,海外征集则基本无法进行。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等头部企业开启了云征集模式,静待全面复工之后,客户持续拜访、收集原作、鉴定、编辑图录、印刷、巡展、预展、拍卖等必须要在2个月甚至1个月内完成。

  再来算一笔人气账。

  拍卖场最需要的是人气和买气,预展早已经成为一次艺术嘉年华,无论是吸引新客户和艺术爱好者的各式讲堂,更别说人气爆棚的拍卖现场对于竞拍者的影响。

中国嘉德拍卖大观之夜的人气爆棚

  “艺术品行业需要人流量和聚集,尤其是高端艺术品是需要体验的,但对于2020年来说恰恰是大家对于聚在一起这件事儿心有余悸。”中国资深艺术市场专家刘尚勇说。

  云,这件事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急迫,云办公、云征集、云预展、云拍卖。

  这是新冠疫情带给艺术品乃至全民全行业的一次衍生发展,但唯独对于艺术品这个非标行业来说,云,更是一种挑战。

  “这次疫情之后的机遇就是对于新型业态的开拓,对于传统艺术行业来说,能否移师到互联网上,搭上社会变革的顺风车。但对于拍卖行业来说,不是那么的简单,越是珍贵的艺术品越需要体验,现在线上交易的多说是中低端的艺术品,是一种凭经验进行的买卖。”对此,刘尚勇也提出自己的疑问。

  但毋庸置疑,线上拍卖被再次提上了日程,并在现阶段被视为是解决问题的第一良药。对此,雅昌艺术网和艺术头条也做了相关深度并进行了讨论。

  (延伸阅读:【雅昌专稿】非常时期里,电商会是艺术品交易的新选择吗?)

  线上拍卖之外,疫情之后的艺术品拍卖走向如何,成为第二个关注点,黑天鹅、井喷和探底是其中的三个核心问题和关键词。

  两次“黑天鹅”和“灰犀牛”隐患

  2019年争执不断且变化瞬息的中美贸易战堪称是第一次“黑天鹅”事件。

中美贸易战的持续摩擦

  “尤其是对于一些出口贸易产生了巨大影响,影响了买家的积极性。”刘尚勇谈到,的确2019年对于纽约艺术拍卖市场而言,亚洲区的中国藏家的战果并不如以往。

  2020年3月份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也受到疫情影响延迟

  第二次的“黑天鹅”暨2020开年的新冠疫情影响之下,佳士得和蘇富比率先宣布推迟纽约三月亚洲艺术周的相关活动,随即香港众多艺术展览和交易活动延迟或取消,甚至连2020年5月份的艺览北京都做出极其艰难的取消决定,连串的取消事件对于艺术行业的交易的影响无需多言。

  但相较于公众相对比较熟悉的“黑天鹅”事件,“灰犀牛”隐患则是更加具有冲击性的,往往毁掉你的不是“黑天鹅”而是“灰犀牛”,例如当下最为敏感的房地产经济。

  常玉《曲腿裸女》

  成交价:1.97974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2019年秋拍

  “相较于其他产业,艺术品行业具有滞后性,往往是大家在房地产或者股票以及其他实体经济中获利之后,才会到艺术品行业中来。”但如果支柱产业受到影响,艺术行情更要延后了。

  当然,刘尚勇也谈到,不妨在当下把困难思考的多一些,在应对行业变化时才能有更多准备。

  17年前的井喷会再度发生吗?

  在行情之外,心情也成为重要的预测影响因素,一如2003年非典之后的艺术品市场井喷行情。非典之后,艺术品市场呈现出报复性消费,引发了千万人群进入收藏市场,2004年的火热让人大跌眼镜,有人说,这种变化甚至已经超离了我们旧有的知识与经验。

  那么,新冠疫情之后,能否出现一次艺术行业的井喷?

  李可染 《万水千山图》

  成交价: 2.07亿元

  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

  刘尚勇说我们当然期待这种行情的出现,错过常规的春节行情之后,经历数月的居家隔离,也许会带来一股头脑热的报复性消费,这对持续调整中的艺术品拍卖行业而言,当然是好事儿。

  但是也应看到非典和新冠疫情两个时间段的经济背景。

  非典前后的经济大背景是上升的,虽然经历了非典时期的一段停滞,但似乎起到了“跳起式”的作用,非典结束后人们强烈的消费欲望和持续上升的背景契合,当然带来的是井喷。

  现阶段的经济大背景显然不同于非典时期,持续下行的经济背景下,刘尚勇也大胆的提出来,本已是下行经济中遇到了阻碍,阻碍结束之后会不会加速下行?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探底探底,底到底还有多低?

  如果这种可能性发生的话,那么艺术品市场持续探底是必然。

  从2012年度开始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进入持续稳定发展的阶段,一直到2017年度才出发成交总额和成交量的增长,但是2018年度成为临界点和分水岭,并在2019年持续遭遇下行,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颓势已经持续8年了,早已经超过五年一个周期的预测。

  2020年的生存之年,也不仅仅是探底这么简单了,对于拍卖企业来说,能否顺利的恢复线下拍卖至关重要。

  对于市场内买家来说,则有可能是一次值得把握的买入良机,尤其是在这几年整体艺术品估值水平相对比较低位的行情下。

  奈良美智《背后藏刀》

  成交价:1.95696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2019秋拍

  “原来大家认为说2018年可能就是艺术品市场见底的时候,但是正如上面所讲的黑天鹅事件,让市场参与者措手不及。”刘尚勇也说到,如果要对艺术品行情做一个预测的话,那么疫情带来的困难是短暂的,长期判断是向好的,和经济发展预期是一致的,艺术品行业也会搭上这趟顺风车。

  只是,当下,底还未见。

  疫后,重启和变革

  “疫情虽然阻隔了传统拍卖业务,但疫后的重启可能是传统拍卖转型的契机。”甘学军是最有资格下此定论的人,一直在传统拍卖行业内呼吁变革的甘学军比他人更加敏感。

  祸兮福所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新一阶段变革的起点,虽然外部和内部环境总在不断变化,但是艺术价值判断的“金线”以及事物和市场消长的规律却永恒不变,而这也是艺术品和市场最有魅力之处。

  这也是刘尚勇所说的新业态的开拓。

  相较于画廊和艺博会受到的冲击,拍卖行受到的影响不会是致命性的,尤其是对头部企业来说。

北京保利预展现场

  “主要的原因在于拍卖公司一开始就学习蘇富比和佳士得的成熟商业模式,相比于我们画廊和艺博会,拍卖的商业模式还是说经得起考验的。另外拍卖行其实已经完成了从规模发展和资本、人才竞争上升到品牌竞争,拍卖行业已经站到艺术品行业的前端位置。”刘尚勇认为,这次疫情对于拍卖行的头部企业影响比较小。

  并且,在拍卖行的品牌竞争迭代之后,恰恰是在疫情后,新一轮的迭代会到来,这是对二三线拍卖行提出的挑战,如何建立区别于他人的品牌,这是和很尖锐的问题,否则将没有在行业里的存在理由。

  当然,一再提到的线上拍卖也将会是疫后发展的重点,对此甘学军也有自己的见解。线上拍卖对于行业来说早已经不是新鲜事儿,存在难言之隐。线上拍卖并不是直接把线下交易平移到网络上,如果思维模式不改变的话,则没有办法开拓这一新型业态,技术早已经不是阻碍线上艺术品拍卖的核心问题了。

  2020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本应是当打之年,但生存之际更需要成长。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拍卖市场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