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藏家 国际化:艺术收藏新视野
http://www.socang.com   2019-11-26 11:48   来源:美术报

  艺术品新藏家有好多理工男,互联网是拍卖行业“蓝海”, 40%新藏家来自互联网,拍卖可以无纸化签合同,很多藏家过度“崇洋媚外”,艺术机构也别“玻璃心”……这是一场金句频出的“上海对话”,也为艺术品收藏领域提供了许多前瞻性与可实施的方案与建议,用新视野展望新未来,可以说“未来可期”。


 

  
安塞姆·基弗 新月沃土 475×950cm 2009年 布面丙烯、油彩、虫漆、沙石 中国嘉德2019春拍 成交价:2760万元

  观点人

  ■胡妍妍(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裁)■胡伟爔(佳士得中国区总经理)■周大为(资深藏家、ART021联合创始人)

  ■Candice Lee(香港亚洲艺术节总监)■Jonas Stampe(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邓志林(浙江美术传媒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

  视野一:互联网

  胡妍妍:互联网拍卖是巨大“蓝海”

  在过去的26年中,中国嘉德一直深耕细作传统线下拍卖。但是,从几年前开始关注互联网带给我们这个行业的变化,首先从线上线下的互动开始。第一个做的是“实时网络拍卖”,没有在现场的竞买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进入”拍场,可以从手机端、PC端等端口,直接点击进入拍场,进行竞投。在这个方面,因为是自主研发了一套软件,做了和银行、微信支付、支付宝的接口,我们的客户可以非常方便地交保证金,进入拍场,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我们开始做自己线上的拍卖。以前嘉德有“嘉德在线”,但是现在实现了新的转化,通过嘉德的官网APP,就可以进入我们的线上拍卖。这半年,推出了全新的拍卖模式,拍卖内容、节奏、数量和选取拍品的标准,都和线下拍卖有所不同,对我们所有线下传统拍卖不管是业务还有后台的同事,都给予了巨大的鼓舞,也得到了客人的好评。现在做了几场小拍卖,每次大概十几件拍品,但是拍卖的品种很不一样。比如一场现代设计感的家具拍卖,第一场百分之百成交,第二场还是百分之百成交,而且买家基本不是以前传统的嘉德线下的客人,而是从互联网那个“蓝色的海洋”里来到嘉德的买家,这是让我们最欣喜的。所以,互联网这场革命应该会给拍卖业带来一个非常深刻的变化。

  胡伟爔:拍卖行业的无纸化潮流

  网上参与现场竞拍和纯网拍,这两个模式其实佳士得从2000年初就开始做了。网上参与现场竞拍,比如纽约佳士得曾经拍过藤田、洛克菲勒的收藏等,在亚洲的客人可以通过视频看到拍卖师以及电话席上的参与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打开全球视野的机会。而纯网拍中,真的看到了很多新的藏家进入。给大家分享一个数字:2018年佳士得全球的买家中27%是新买家,这其中有40%来自于线上的网拍,所以这个渠道在战略上非常重要。

  佳士得最近也在推行更多的无纸化的举措,比如过去要签署很多文件,能不能以电子化的方式,就可以把与卖家的和约签掉?我们在伦敦刚刚做完第一步尝试,卖家10分钟不到时间,在手机上或者是iPad上轻松完成流程,这也是一个新的举措,增进整个无纸化市场的潮流。

  还有一点就是佳士得教育,原来我们以为教育只能在场内来做分享,现在佳士得也是考虑到无纸化,把非常有系统的教育体系,放在网上,全球的藏家可以通过点击互联网来参加到佳士得的教育环节中。我觉得这是所有拍卖行都在努力的一个趋势方向。

  邓志林:线上拍卖的“短板”

  最近几年,艺术品电商拍卖平台一下子遍地开花,线上拍卖给拍卖行业带来了深刻的变革。然而,很多平台撑不到三年就关闭了,原来号称艺术品线上拍卖的引领者,现在已经到了员工工资难以支付的境地。这足以证明,艺术品线上拍卖的短板是存在的。

  因为艺术品面向的是收藏人群,需要有一定的鉴赏能力,网络无法立体直观地为客户提供鉴赏服务,所以一般艺术品价值比较高的都不会进行线上交易。没有鉴赏能力的人也不会参与线上拍卖。这一线上拍卖的局限性,很难被改变,也是传统拍卖无法被取代的重要原因。

  美术传媒拍卖网成立多年,一直是辅助服务于我们线下传统拍卖,以及维护客户展开拍卖活动。参与网上拍卖的大多数客户是来自于美术传媒拍卖已有的客户群体,相互之间的信任和认可度很高,在这基础上,客户在平台上可以放心地竞拍艺术品。通过老客之间的推荐传播,我们在业内有着很高的口碑,目前平台已经组织拍卖上万场。


 

  
常玉 五裸女 120×172cm 20世纪50年代 油彩、纤维板 2019佳士得香港秋拍 估价:2.5亿港元

  视野二:新藏家

  周大为:艺术行业的核心是在做“体验”

  基本上每3年会有一批新的年轻藏家出现,当然也会淘汰很大一批。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年轻藏家跟前几年有点不一样:以前的新藏家很容易被一些非艺术核心和本质的东西吸引,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市场好了,或者是因为它是一种潮流才进入这个领域。但是现在我接触到的年轻藏家学习能力非常快,对艺术的爱好和尊重非常强,所以这一批人,我认为可以长期在这个行业继续收藏下去。

  年轻人最讨厌你去指导他干什么,所以我们从来不说“你应该去收藏这个”,或者告诉他怎么样好。我要做的工作更多的是如何去创造一种体验,让藏家、潜在的藏家、艺术爱好者,可以在体验里自己去选择,进入到他应该进入的角色。所以我一直说艺术行业的核心是在做“体验”。

  胡妍妍:新藏家里很多“理工男”

  年轻一代藏家和我们以往传统的藏家稍有不同,他们比较有个性。在这方面,拍卖公司要成为发现者,体验他们的感受,体验整个社会潮流的变化。比如我们在香港的拍卖有一个专场就是“潮流艺术”,在近几年也是年轻收藏家比较关注的板块。

  作为一个艺术品的拍卖行,我们的专家、组织者,要能够关注到艺术市场的这些潮流,既有引领也有相伴,给大家一个体验艺术的机会,从而能使得参与收藏的人群更多,整个行业更加蓬勃发展。

  其实对于年轻藏家,拍卖行也要反省自己,我们总觉得拍品好了,他们自然就来了;设了这个氛围,他们自然就会进入了。当然我们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线上线下的体验给到他们,更加容易进入到这个领域中。

  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跟各个行业的衔接是非常广泛的,不跨界,可能是做不到的。我们除了跟艺术这个行业衔接,我们也会跟技术的、金融的、政府,全方位连接。

  我观察到,最近年轻藏家很大一部分是“理工男”,他们理性,提的问题多,给我们的动力也多,我们要解决他们的问题才能做他们的生意。对一个拍卖企业来讲,不能给自己设限。因此,我们也看到,从20多年前,我们只有两个业务部门,现在我们已经有十几个业务部门,而且在每一个业务部门里,也有更多的细化和细分。

  过去拍卖公司在收藏、保值、升值这方面可能关注的比较多,实际上我们应该给所有的藏家、交易者,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有品位和艺术气质的生活方式。

  胡伟爔:年轻藏家不需要“被教育”

  关于年轻藏家,我想补充几点。第一,现在的年轻藏家,我很佩服的是他们涉猎很广,因为很多人担心年轻藏家只跟西方和潮流,其实我遇到的年轻藏家也收藏中国的传统艺术品,所以跨越很大。第二,年轻藏家的社交圈和朋友圈,其实已经不再是说“中国的年轻藏家”,中国年轻藏家跟国际年轻藏家都可以玩在一起,他们的圈层也变得更加多元化。第三,年轻藏家需要更炫的展陈方式。

  所以结合三点趋势,第一,展陈方式上,比如为赵无极三联作,我们举行了一场贵宾鸡尾酒会。我们请到了当代芭蕾舞演员,在作品前表演当代舞,这让年轻藏家大开眼界,说原来这么一个20世纪前期画家的作品可以跟现在的生活如此融洽,所以展陈方式我们在做很多的尝试。第二个就是跨区域年轻藏家的沟通,他们不需要“被教育”,他们需要有一个平台,可以互相沟通。所以我们也在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第三,就是更多专业的支持,特别是针对新兴的收藏群体,进行专业的服务。

  视野三:国际化

  胡伟爔:国际视野是相互的

  西方社会对于亚洲有了更多关注,比如在上海拍卖期间,我就一直陪着毕加索的外孙,参观了上海的一些当代美术馆,看到了很多当代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他非常欣赏这些作品,把照片与他的朋友分享。所以国际的视野实际是相互的。

  第二,作为拍卖行,我们在香港、上海卖的拍品,都在纽约或伦敦举办预展。我们也更大规模地推动亚洲艺术家的市场。

  最后,我们希望用专业知识策划中西方艺术品的拍卖和展览,我们会持续努力。

  胡妍妍:我们给基弗在亚洲的光彩亮相

  20多年前,我们在整个世界是没有发声的,因为那个时候中国艺术品的价值很低,因此受到的关注度也很少。这几年中,最蓬勃发展的艺术品市场就是亚洲,全球的艺术品拍卖,我们已经占到将近三分之一。

  当然,对于拍卖行来讲,需要打通中西方艺术交易的壁垒。嘉德也在尝试做西方艺术。今年春天,我们就推出了德国表现主义大师基弗最大的作品《新月沃土》,2760万元成交,成为他在全世界的拍卖纪录。对于艺术家来讲,也非常高兴,实际上是给他在中国乃至亚洲一个非常光彩的亮相。

  周大为:别“崇洋媚外”,也别“玻璃心”

  现在有一个不是特别好的现象,就是很多藏家的确是有点过度“崇洋媚外”,不是说看了中国或西方的艺术作品以后的对比,他们简直是“直接不看中国的艺术”,这个现象不是特别好。

  但同样的,中国本土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也别太“玻璃心”,先把自己的东西做好,东西做不好,也得不到什么同情。我们艺术家特别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同情,很多小画廊也说,大画廊越来越多了,西方进来的越来越多了,我们怎么活?这是你的问题,凭什么别人能做大?我一直说这是一个行业,这是一个产业,我们不是慈善,只有PK。所以大家加强自己的实力,不然你就被淘汰,不适合这个行业,很简单。

  Candice Lee:交流一直存在

  过去的历史中,中西方的交流一直存在。我相信通过对话,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国的青花瓷,当中西方的贸易在历史上某一段时间中断之后,其实在欧洲,有很多人去仿制青花瓷。所以这种艺术方面的对话和交流是经常存在的。

  Jonas Stampe:用“排行榜”掌握主动权

  中国的艺术品行业要世界化,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学习国际的艺术市场,去了解市场的发展脉络。比如说要了解艺术品,要去看它背后的历史,这样对于这些艺术品才可以有更加完整的了解,甚至也可以去了解背后整个体系是怎么运作的。这是将中国的艺术品带到世界的很重要的一步。中国从西方世界可以学到很多,而西方世界也可以从中国学到很多。

  中国艺术行业现在所做的不仅仅是去照抄“西方模式”,同时也应该做更多创新,比如说排行榜的这种做法。排行榜是很西方的一种做法,在形成这种排行榜的时候,其实局限了大家关注的重点。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艺术馆还有画廊,还没有排在世界级的艺术排行榜当中,所以我也想知道,中国怎样才可以采取更多的方法来提升中国画廊在世界的影响力。而且我觉得中国其实也可以去开发出自己的艺术排行榜,这样也可以采取话语的主动权,来提升中国画廊的世界影响力。这也是中西方艺术对话的很重要的一步,我也不希望西方对于中国艺术的理解只是像一个大黑洞,完全不了解,所以中国也应该采取主动权,来提升中国画廊和艺术界的影响力。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互联网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2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