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海伦·佛兰肯瑟勒的色彩表达
http://www.socang.com   2019-09-20 12:01   来源:澎湃新闻 文/Karen Rosenberg、编译/陆林汉

 

 

海伦·佛兰肯瑟勒在普罗温斯敦的工作室里

  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海伦·佛兰肯瑟勒(1928-2011)以“浸泡浸染”的手法,直接把油画颜料泼在未经处理的油画布上,使颜料渗透入画布中,看上去像水彩一样的效果。而她对于色彩的处理也引来了众多艺术家的效仿。

  近日,纽约帕里什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抽象的气候:海伦·佛兰肯瑟勒在普罗温斯敦”展现了海伦·佛兰肯瑟勒的色彩杰作是如何在这个海滨小镇的避暑胜地中形成的。

  抽象表现主义者和色彩画家海伦·佛兰肯瑟勒(Helen Frankenthaler,1928-2011)对绘画的处理有一种忽视边界的方法。 小时候,她用粉笔在从大都会博物馆到第74街公寓的地上画了一条线。后来,她通过颜料渗透进画布来消除“画布上的颜料”的想法:用液体,稀释的油和丙烯酸浸透未涂底漆的画布,使画面看上去像水彩一样。

  在纽约帕里什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抽象的气候:海伦·佛兰肯瑟勒在普罗温斯敦”中,我们可以看到她通过将自己沉浸在马萨诸塞州海岸的景观中来开创这种标志性的绘画方式。有时候,这些作品看上去就像佛兰肯瑟勒在她的海滨住宅及工作室外游泳的照片一样。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一位年轻艺术家试图设定一些限制,以此应对增加的名望和来自新家庭生活的压力。

海伦·佛兰肯瑟勒,《洪水(Flood)》,1967

  “抽象的气候”呈现的是1950年到1969年之间,她巧妙地以艺术品将创意和个人突破交织在一起。去年夏天,展览“抽象气候”在普罗温斯敦艺术协会和博物馆首次亮相,引起了大轰动。展厅内的大型“浸泡浸染”画作是一场色彩运动,就像作品《洪水(Flood)1967》一样,半透明的粉红色和橙色的波浪拍打着蓝色和绿色的条纹。

海伦·佛兰肯瑟勒,《山与海(Mountains and Sea)》,1952

  在作品《洪水(Flood)》之前几年,她的作品《山与海(Mountains and Sea)1952》是粉红色和蓝色的幻想曲。这件作品在曼哈顿绘制,受到的启发则是来自新斯科舍省的景观,并且在展览中有着足够的影响力。然而,在普罗温斯敦,佛兰肯瑟勒更自由地使用了这种方法,并且是在更大的画布上进行创作。在那里,她有着更宽敞的工作室,也更接近水,那里的氛围也更轻松。这是弗兰克·奥哈拉(Frank O’Hara)或亨利·盖尔扎勒(Henry Geldzahler)可能会在午餐时间前往的地方。但是,佛兰肯瑟勒可以工作几个小时而不受经销商、评论家和记者的干扰。 毫无疑问,她选择不安装电话是有帮助的。

波洛克(左)、克莱门特·格林伯格(左二)、佛兰肯瑟勒(右二)、李·克拉斯纳(右一)

  虽然展览侧重于佛兰肯瑟勒在普罗温斯敦创作的作品,但汉普顿看起来其实非常像家。这是她在20世纪50年代度过了几个夏天的地方。1952年的一张照片在展厅中展出,呈现艺术世界中的两对任务:佛兰肯瑟勒和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还有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与妻子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艺术评论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当时是她的男朋友。他们四人当时在东汉普顿的海滩边度过了一天。

海伦·佛兰肯瑟勒,《普罗温斯敦湾(Provincetown Bay)》,1950

  1950年,正是格林伯格促使佛兰肯瑟勒首次前往普罗温斯敦,并建议她与著名的抽象绘画老师汉斯·霍夫曼(Hans Hofmann)一起学习。当时创作的一幅小型油画作品《普罗温斯敦湾(Provincetown Bay)》使用了柔和的灰绿色,地平线展现得十分明显。

  然而,该展览的大部分画作都是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那时佛兰肯瑟勒以及她的第一任丈夫罗伯特·马瑟威尔(Robert Motherwell)是普罗温斯敦的夏季居民。从小画布到大画布,从画画到绘画,从紧密的笔触到集中浸染,她的创作风格的演变是快速的、令人振奋的。

  在1961年的一组大画幅作品中,如《橙色突破(Orange Breaking Through)》中,橘红色与深红色的笨拙斑点扰乱了正方形和圆形的简单黑色轮廓。到了1962年,“浸泡浸染” 开始了。一些画作带有无法控制的羽状边缘; 如作品《Breakwater》和《The Cape(海角)》等,它们唤起了新的风景画。颜色膨胀并相互融合,如作品《低潮(Low Tide)》,其蓝绿色物质部分被黄色吞没。

海伦·佛兰肯瑟勒,《橙色突破(Orange Breaking Through)》,1961

  展览由莉丝·马瑟威尔(Lise Motherwell)和佛兰肯瑟勒基金会执行董事伊丽莎白·史密斯(Elizabeth Smith)组织。莉丝·马瑟威尔是佛兰肯瑟勒的两个继女之一。展览展现了许多与家庭相关的事物,如约会簿、信件、照片以及莉丝·马瑟威尔热情坦诚的文章等,突出了佛兰肯瑟勒及同龄人在工作与生活上所面临的挑战。其中很多人都是今天仍在坚持的女性艺术家。

  作为一名正在崛起的艺术家,她在纽约蒂博尔德纳吉画廊(Tibor de Nagy)和安德烈·埃默里奇画廊(Andre Emmerich)举办了个展,在犹太博物馆举办了小型回顾展。佛兰肯瑟勒于1960年处理了如下事情,在与马瑟威尔结婚大约一年半后,由于监护安排的改变,她出乎意料地成了莉丝(Lise)和她的妹妹珍妮(Jeannie)的全职继母。(莉丝和珍妮后来与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但继续和他们的父亲及继母在普罗温斯敦度过夏天。)

海伦·佛兰肯瑟勒作品

  正如佛兰肯瑟勒在给她的朋友兼艺术家格雷斯·哈蒂根(Grace Hartigan)的一封信中所描述的那样,经过了一段艰难的调整时期,“麻木和危机来到之后,是怨恨、勇敢、真实和虚假的尝试,是审查和自省的阶段,还有自私与愤怒……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是一个和平转折点,标志着许多变化。”

  退休心理学家莉丝·马瑟威尔女士的文章描述了许多迷人的夏日乐趣和家庭时刻:佛兰肯瑟勒帮助姐妹们建立了一个柠檬货摊,邀请她们进入她的工作室画画。还暗示了佛兰肯瑟勒建立行为规范的方式,为她们,也为她自己。例如,女孩们必须在下午1点回家吃午餐,并需要“登记”。

  文章中也没有回避佛兰肯瑟勒的形象和自我概念中一些更为复杂、矛盾的方面。“海伦本会讨厌被称为女权主义者,”马瑟威尔女士写道,“然而作为在男性主导艺术界的女性艺术家,她遇到了很多阻力,但仍然打破了那些阻碍。”

展览现场

  展览“抽象的气候”表面上是关于特定的沿海景观,有助于推动佛兰肯瑟勒形成她成熟的风格,并且在某些地方非常具体地表现出来。 例如,1969年的绘画作品《Blessing of the Fleet(船队的祝福)》是向当地的航海仪式致敬,颜色为喜庆的红色和绿色,就像葡萄牙国旗的颜色一样。但总的来说,她将普罗温斯敦更多地视为心灵空间,谈判和自我发现,是一种“理想的空白”。正如佛兰肯瑟勒在1962年写给哈蒂根的信中说的那样,“ 我希望从内部成长,而不是放弃与停止。”

  展览将展至10月27日。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抽象表现主义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2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