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山《传奇拾遗》稿本发现记
http://www.socang.com   2019-05-10 16:03   来源:收藏快报 达森/四川

 

 

傅山

  1942年8月,著名学者、藏书家、戏曲史家吴晓铃(1914—1995)应邀赴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执教。1946年底,返归北平。1947年,供职于巴黎大学北京汉学研究中心,继续在北大、清华、辅仁等校兼课。在此其间,他仍然常去琉璃厂一带的旧书肆中闲逛,查漏补缺之余,偶尔也能淘到一些珍罕的戏曲古籍。

傅山《传奇拾遗》稿本,红罗镜杂剧正文,1955年“古本戏曲丛刊”第三集据此影印

  某日,吴氏在一冷摊中淘得一册新近铅字排印的书册,印制时间距到他手中不过十余年时间而已。已坐拥明清善本戏曲藏书数千册的吴氏,为什么要选购这样一册“新书”呢?更为奇特的是,在吴氏购得此书之后不久,郑振铎闻讯赶来,迅即将此书列入其主编的“古本戏曲丛刊”第三集第九十四种,于1955年10月将此书郑重影印。“古本戏曲丛刊”第三集按照编选主题,收明、清易代之际剧作 100种。那么,这样一本民国时代铅印的“新书”,怎么能成为“明、清易代之际剧作”百种代表作之一呢? 

  原来,吴氏淘得的这本铅印“新书”,其内容乃是明末傅山(1607—1684)的杂剧作品集《传奇拾遗》,其中有傅氏著《红罗镜》《齐人乞食》和《八仙庆寿》杂剧三种,系傅山五世孙履巽(顺庵)所辑,手抄秘传,颇为稀见难得。抄本为傅氏同乡人张赤帜偶然购得后,加以整理排印,自行出资刊行,用于亲友馈赠,印数也不多,基本没有在外界流传。 

  傅山,初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字青主,阳曲(今属山西省太原市)人,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学者,对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几近百科全书式学者。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 

  傅山的著述,在生前死后陆续辑有《霜红龛集》,是历经200多年逐步整理刊刻而成的,在傅氏文集总量达四十卷的浩大篇幅中,却没有其戏剧类作品。究其原因,或乃因戏曲小道,多为文人戏笔随意为之;生前作者本人既不重视,死后后人也不愿将其发表,甚至于出现过焚毁相关作品遗稿的事例。但这并不意味着傅氏剧作本身不重要,恰恰相反,这些作品更应为后世研究者所高度重视与关注。 

  《霜红龛集》卷三十二中,录有傅氏两副对联:一为“莫妙于台上人,离合悲欢入画谱;最灵是阅场者,兴观群怨助诗情”;一为“曲是曲也,曲尽人情,愈曲愈直;戏岂戏乎,戏推物理,越戏越真”,这充分表达了他对戏曲创作及表演的深刻见解。傅氏认为,戏剧不是供人消遣解闷的游戏活动,戏中曲子的内容,应表现社会上的人情世态;舞台上演出剧中人物的悲欢离合故事,可以鼓舞和激发观众的思想情绪,进而起到教化世风的积极作用。显然,傅氏的曲学见解是偏重于“用世”而非“玩世”的。由此而知,傅氏的戏曲创作也应是有讽谏劝世之用的,这与明清易代之际文学作品往往趋于愤世悲歌、惆怅怨恨的基调是明显不同的。据此揣测,傅氏戏曲作品在同时代作品中理应有别开生面的特殊地位,而《霜红龛集》中相关作品的失载,则无疑是对全面理解傅氏思想的极大缺憾。 

  百年弹指,机缘巧合。傅山逝世250年后,山西人张赤帜偶然购得了傅氏族孙所辑的抄本《传奇拾遗》。他激动万分,如获至宝。作为傅氏同乡,张氏当然知道手中这个抄本的重要与自己的幸运。因为早在清代咸丰年间,曾有寿阳张静生及其弟古娱搜罗到傅山杂剧,反将其烧毁。之所以焚毁傅氏剧作,《霜红龛集备存例言》对此有过表述,称“先生传奇亦多,世传《骄其妻妾》《八仙庆寿》诸曲,《穿吃醋》止传序文,又有《红罗梦》,语少含蓄,古娱一见即投诸火,诗文有类此者,概不收录”。 

  因其“语少含蓄”,傅氏诗文各类作品在后人编选过程中被逐一焚毁,即使珍罕难得的傅氏剧作也概莫能外,这多少有点“为圣者讳”的意思在里边。究其缘由,恐怕一是认为这样的作品不足以代表傅氏学术涵养与学者风度,有损傅氏声名与形象;二是担心这样的作品会触怒清廷,招致文祸,株连亲族。因文字罹祸的明清易代之际的学者不胜枚举,编选《霜红龛集》的后人如此的“防患于未然”不无道理,也无可厚非。不过也正因如此,傅氏的戏剧作品也就此销声匿迹,渐化乌有。 

  因为其家族后人的百般藏匿,以及有记载的那一次付之一炬,傅氏剧作在其逝世后的250年间再也没有浮出水面,就连后来主持校辑《霜红龛集》的丁宝铨、罗振玉等人都没有见到过。《霜红龛集备存例言》中提到的《红罗梦》又名《红罗镜》,《骄其妻妾》又名《齐人乞食》,连同《八仙庆寿》诸曲,只因傅山五世孙履巽(顺庵)的抄录秘存,得以幸存吉光片羽。 

  《红罗镜》杂剧共六折,是傅氏剧作中现存篇幅最大、最为成熟的作品;张赤帜刊本甚至就直接以“红罗镜”为名题笺。该剧主要描绘了明代一位从小“长在王宫”的晋王府外甥,太原秀才陆龙因不满包办婚姻,偶到花街游玩,恰巧遇上误落风尘的名妓弱娟,两人一见钟情,互许夫妻之盟誓。但因门第尊卑悬殊太大,陆秀才的议亲,最终受到陆府家族的反对。二人毅然私奔出城,虽屡经凶险,终成眷属。 

  《齐人乞食》则为单折杂剧,本自《孟子》“齐人有一妻一妾”章,是一折有浓烈讽刺意味的喜剧。 

  这三部傅氏剧作,严格意义上讲,属于没有定稿刊行的稿本。这从剧作中空白待填的曲牌名目,即得映证。亦正因其稿本性质,流传既稀,也无刊本与之对勘,其族孙的这个抄本允为孤本。这三部傅氏剧作的稿抄本,虽因张赤帜1934年的整理排印后得以劫灰重生,但仍未能广为流传。以至于即使这一册至今才80余年前的铅印小册,在藏书家吴晓铃眼中、版本学家郑振铎眼中都属凤毛麟角。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傅山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11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