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古书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礼敬
http://www.socang.com   2017-12-05 16:30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郑杨

作者: 安妮宝贝(庆山) / 韦力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年: 2013-1-1 页数: 248 定价: 49.5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13305853

  11月20日,在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主办的“最北京”实体书店评选活动中,入围的23家实体书店开始接受大众投票,11月30日前核定最终得票,随后经专家综合评估,评选出10家获奖实体书店,并于12月初的北京阅读季阅读盛典上举办颁奖仪式。在这23家实体书店中,三希堂藏书馆引起众多读者关注。这家坐落在北京CBD钢筋水泥间的阅读空间,一直以艺术性、原创性、收藏性为原则,打造高端图书,赢得业界和读者好评。这说明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藏书,想了解藏书方面的知识,这对全民阅读推广来说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在前不久召开的由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经典阅读专业委员会、河北省图书馆学会、沧州图书馆举办的“公私藏书与经典阅读论坛”上,包括著名藏书家韦力在内的众多专家提出高质量藏书在研究型阅读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公私藏书的融合与发展对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顺利传承,推动全民阅读向经典阅读转化有着积极意义。阅读与藏书密不可分,为此记者梳理了与藏书有关的经典图书,呈现给读者。

  藏书是对中国传统文化 最好的继承和发扬

  十多年前的一个清晨,藏书家韦力偶然路过北京皇城根儿早市,在一个摊上看到两叠破烂的古书。韦力拿到手中细瞧,竟然是清末民初著名学者柯劭忞所著的《新元史》手稿。中国历代注重修史,但《元史》修得很差,历代学者一致认为要重新修订。柯劭忞是光绪十二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侍读、侍讲、京师大学堂总监督等职。他利用明清时期有关元史研究的新成果写了《新元史》,被北洋军阀政府总统徐世昌列入正史,1922年刊行于世。这样,“二十四史”就成了“二十五史”。前二十四史都没有手稿,因此这第二十五史的手稿就很珍贵。韦力连忙问摊主,多少钱?摊主报价200元,韦力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是200元吗?摊主说,嫌贵可以180元,韦力赶紧就买了。

  这是一个关于中国著名藏书家韦力“捡漏”的小故事。韦力在古书收藏界被称为中国民间藏书第一人,他凭借个人之力,收藏古籍逾10万册,四部齐备,其中不乏珍贵的善本、孤本。他与藏书有关的故事特别多,已经出版了《古书之媒》《书楼觅踪》《芷兰斋书跋四集》等好几本关于藏书的专著、随笔。韦力认为,喜欢读书的爱书之人时间长了总希望能够藏点书,因为自己辛苦收集来的藏书读起来别有一番乐趣,他自己就是这样走上古书收藏之路的。在《失书记·得书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8月版)一书中,韦力讲述了自己40个失去古书和25个获得古书的收藏故事。与“礼部韵略”“郭批管子”“敦煌藏经洞写经”“周作人手稿”等藏品失之交臂,让韦力至今念念不忘;而将“坐隐先生精订捷径奕谱”“贞观政要”“黄跋本唐贯休诗集”等古书收入囊中,又让韦力心满意足,如数家珍。实际上,在书中韦力是以藏书为线索,写了书友之间交往的故事,以及古籍拍卖场的种种逸闻,帮助读者了解古书收藏拍卖的一些知识。

  当下国家大力提倡中国人要有文化自信,要重视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那么藏书应该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最好的继承和发扬。因为古书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中国古代物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韦力在《古书之爱》(中华书局2016年4月版)一书中曾说:“收藏古书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高规格的礼敬。”“我个人喜欢古书,也希望年轻人不要断档。从形式看,线装书只有中国才有,有条件的话我还是建议年轻人收藏古书,因为古书内在的文化修养不是当代的洋装书所能给予的。”

  《古书之美》(中华书局2017年7月版)是作家庆山与藏书家韦力合作的一本文化随笔,主体内容为二者的长篇访谈。在书中韦力从纸张、装裱、刻印等方面详细介绍了古书之美,更精选数种珍罕版本,图文并茂地展现给读者,以古书沉淀百年的厚重与优美呈现中国悠久传统文化的内在力量,倡导读者回归质朴、平和的初心,通过了解、亲近、感受传统文化之美而陶冶情操。而作家庆山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采访,从生活态度、观点理念、思考方式等多个侧面,展示了藏书家韦力作为“人”的生动的一面,别致有趣,生动可读。

  高质量藏书在促进研究型阅读中具有重要意义

  当今,国内收藏古旧书的群体中,除了韦力,还有众多名家、大家颇有成就。比如,杨成凯的词集、孟宪钧的碑帖、林章松的印谱、王扬的佛经、刘扬的西文汉学、姜德明的新文学、陆昕的说部丛书、谢其章的老杂志、吴兴文的藏书票、方继孝的手札、励双杰的家谱等等,都是独步天下的专题收藏。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当代著名藏书家陆昕所著的《藏书小识》(文津出版社2016年9月版)可以说是真正爱书人的藏书经验谈。全书以生动而平易的语言阐述了古籍版本的基础知识,以及作者个人藏书的经历与经验,内容涉及藏书知识、古籍收藏、新文学收藏、书话等方面,是一本不错的藏书入门级通俗读物。陆昕在书中介绍,收藏古书,就是指那些未采用现代印刷技术印制的书籍。中国的古籍在长期流传过程中由于抄写、刊刻、排印等技术手段的不同往往形成一书多版本的现象。因此想进行古书收藏的人必须要了解中国古籍的基本知识,这样才能进一步去鉴定、欣赏和阅读古书。中国的古籍按印刷、保存的技术手段可以分为刻本、活字本、抄本、写本;按保存方式、保存状态可分为孤本、校本、批本、拓本、增订本、残本、焦尾本等等。

  擅长古籍版本、碑帖版本鉴定的专家孟宪钧所著的《纸润墨香话古籍》(学苑出版社2010年8月版)采用问答的形式,通俗易懂地讲述了有关古籍的知识。书中特别提到关于古籍善本的标准问题。善本一般被认为最具收藏价值,它最早是指校勘严密,无文字讹误,刻印精美的古籍,后含义渐广,包括刻印较早、流传较少的各类古籍。孟宪钧认为真正的善本仍应主要着眼于书的内容,着眼于古籍的科学研究价值和历史文物价值。书中还讲了历代刻本的情况,还有古籍版本、古籍分类、古籍辨伪、市场价格、藏书漫谈、书林掌故等内容也非常值得喜爱古籍收藏的读者阅读。

  读“书话”可以增加

  关于书的知识与见闻

  喜欢藏书的人也喜欢读书话,因为读那些名家、大家的书话可以增加阅读兴趣,也可以增加关于书的知识与见闻,更会激发喜欢藏书的人寻访未见版本的热情。书话是一种怀旧文字,钩沉那些渐为人世淡忘而值得一怀的“老版本”。大致是不离书人书事,注重关于书的掌故、事略。清末学者叶德辉的《书林清话》(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年10月版)提供了关于古代雕板书籍的各项专门知识,著者根据丰富的资料,用笔记体裁说明书籍和版片的各种名称,历代刻书的规格、材料,以及工料价值的比较,印刷、装订、鉴别、保存等方法,并叙述了古代活板印刷、彩色套印的创始和传播,各时代特出的著名刻本,刻书、钞书、卖书、藏书的许多掌故。著名藏书家唐弢的《晦庵书话》(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年版)指出书话写作的“四个一点”,是迄今比较完善的表述。“一点事实”,即捡一点即可,不宜甲乙丙丁,铺开来说;“一点掌故”,要有知识性,要鲜为人知,大家都知道,何劳你说;“一点观点”,要有独特见解;“一点抒情”,笔端带情,带有点书卷气。唐弢获得了“中国现代文学第一藏书家”的美称。巴金先生曾经说过,有了他的书就有了中国现代文学馆的一半资料。

  其他值得一读的还有曾任《人民日报》社长的藏书家姜德明所著的《余时书话》(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6月版)。所谈作家均为新文学目前的著名作家,作者功底深厚,因而谈吐轻松。访书见闻、书林掌故、怀友忆人、新文学版本等几类文字颇富情趣。藏书家谢其章近年勤于撰述,出版多部藏书、藏刊的专著。例如《漫话老杂志》《旧书收藏》《老期刊收藏》《创刊号风景》,《创刊号剪影》《封面秀》《“终刊号”丛话》《搜书记》等等。他的《北京往日抄》(上海辞书出版社2016年8月版)特别令人感兴趣,这是一位“老北京”对往日旧事的怀念。作者以丰厚的收藏与扎实的学养,将逝去的光阴娓娓道来,讲述民国名人轶事,分享收藏报刊心得收获,回忆与书友淘书买书的喜怒哀乐,文字平易生动,亲切感人。

  辛德勇教授既是古书爱好者、收藏者,也是从事历史学、文献学研究的学者,他的《蒐书记》(九州出版社2017年1月版)是一个嗜书瘾君子的聚书实录。与读者分享他买书、藏书、读书的经历和体会。《书者生也》(未来出版社2016年9月版)因而能从版本目录学以及历史、文化等的角度对所经见、购藏的古书加以考察研究。辛德勇认为学会藏书既可以涵养人性情,又有助于开阔眼界,从而使读书更为从容自如,不那么急功近利。读书与藏书都是丰富人生的途径,只要你确实有所追求,终不会因买两本旧书赏玩一下而迷失志向。

  著名学者季羡林曾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喜欢藏书和读书的国家。的确,中国是诗书大国,传统文化中确实以“诗书传家”为荣耀,中国民间藏书也就是私家藏书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惊人的成就,正是有这些代代相传的藏书人,中国的古籍才得以流传至今,中国的文化传统才得以延续。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肖东发编写的《中国私家藏书》(上下册)(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1月版)一书认为,在中国历史上“私家藏书”是与官府藏书、书院藏书等并举的三大藏书形式之一,政书齐备、版本精良、善本孤本多、禁书奇书多、实用性与趣味性并存,是私家藏书的最大特色。人们今天得以见到数以千百计的宋元刻本,它们中的每一种每一册都是历经众多有名无名的藏书家之手,如接力赛一般代代递传下来的,尽管在递传过程中因种种天灾人祸可能毁损惨重,但这恰恰又说明了藏书保存的极大不易与艰巨。《中国私家藏书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年1月版)一书认为以单一藏书楼论,宁波天一阁是一个典籍保存的范例。历经400余年保存下来的明代地方志、登科录等大量典籍在当今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孤本。清末杭州丁申、丁丙兄弟冒战乱烽火奋不顾身抢救出大量文澜阁《四库全书》,江南三阁,文澜独存,这些不畏牺牲、无私奉献藏书家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推荐关键字:收藏
  • 收藏此页 | 大 中 小 | 打印 | 关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中国收藏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已有41378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隐私声明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收藏网 ©2002-2010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328271981 业务合作:0571-87020040/28057171/87242737